共享单车最强禁投令:摩拜ofo顶风作案,第二梯队耕作三四线

堆积在上海静安区鸿兴路停车场内的共享单车长草了。企业为抢占市场盲目投放车辆,为城市管理带来了巨大的负担,车辆乱停乱放侵占车道、热点区域缺乏有效调度转运设施、运维相应不及时、残旧故障车辆未能及时回收……面对这一现状,上海、广州、南京、杭州、福州、郑州相继暂停共享单车投放。

上海交通委员会于8月18日宣布,禁止新增投放共享单车,违者将被纳入企业征信档案。深圳紧随其后,于8月23日下午发布共享单车投放禁令。深圳市交委给出的要求更为细化,要求企业以不低于车辆总数5‰的比例,配备车辆维护调度人员;每辆车每两个月必须检修维护一次等。

共享单车最强禁投令:摩拜ofo顶风作案,第二梯队耕作三四线

杭州并未出台文字禁令,但城管委在7月份就早早约谈了共享单车玩家们,城管委副主任赵美英表示,在杭州相关管理条例未出台之前,不允许再新投放互联网租赁自行车。

最强禁投令的到来,意味着共享单车野蛮生长、跑马圈地的时代已经过去。一众主要市场皆封锁了后续投放,市场增速将逐渐放缓甚至停滞,共享单车将在洗牌后迎来2.0时代,原本同一赛道、模式趋同的二线玩家,如何顶住压力跑出差异化?

一纸禁投令,众说纷纭

共享单车禁止投放后,新玩家在一二线城市的入场之路被堵死,在市场上占据大份额的玩家可以暂且松一口气,不用提心吊胆新玩家进场抢占地盘了,主要战场的市场占有率波动减小。

二线梯队共享单车品牌的一名内部人员告诉猎云网,禁投令的发布并不突然,政府的征求意见稿早已出炉,其中对违规乱停做出了具体规范。公司与某知名自行车品牌的合作也带来了一些内部消息,对于“禁止投放”并非全无心理准备。

在优拜单车创始人余熠看来,禁投令对于第二梯队品牌来说反而是件好事。他告诉猎云网,此前共享单车的打法主要是借力资本进行疯狂扩张,抢占地盘是第一要务。禁投令相当于为单车投放数量设置了限额,在投放量无法无限扩张的情况下,运维和服务的重要性愈发凸显,二线梯队反而可能迎来转机。

同样对禁投令持乐观态度的还有MT BIKE董事长吕宏,他从管制的根源入手看待这一问题。政府天然有解决交通拥堵的需求,共享单车是强力助推器,暂停单车投放主要原因仍在于单车企业的运维能力未及跟上,侵占车道和公共区域。若共享单车企业能够增强自身运维实力,规范秩序,与政府沟通并达成共识后未尝没有可能再度迈入一线城市。

MT BIKE 的产品线并不仅限于共享单车,它即将推出电助车,未来蓝图中还有电动汽车业务。在禁投令戒严的情况下,首先进入一线城市的可能会是电助车。

二线梯队们透露的口径中达成了一个共识,精细化运作、重运维、重秩序规范的共享单车时代已经到来。暂且不提运维实力提升后,二线梯队是否还有机会反冲一线城市。在安排更多运维人员的同时,如何控制好成本,或许是更迫切的问题。

共享单车最强禁投令:摩拜ofo顶风作案,第二梯队耕作三四线

此外,禁投令发布后,二线梯队普遍保持冷静或许还有一个原因,早在禁令发布前多个共享单车品牌就因摩拜和ofo对一线城市生存空间的挤压,将战略重心下沉。由于存量单车并未撤出,一线城市仍能看见它们的身影,但新车投放名单上早已剔除了这些大都市的名字。禁投令对第二梯队而言是预警,而非断腕。

相比较而言,摩拜和ofo受“禁止投放”影响更大。8月18日上海禁投令出台,摩拜连夜回应媒体时称,对于上海市政府提出的暂停新增投放车辆积极拥护并全力支持,ofo也表示会配合有关部门做出安排和部署。但网上不久就传出了摩拜在上海投放米妮新车型的消息,网友评论其顶风作案。ofo紧随其后,被广州市交委约谈,称其在几家共享单车品牌中违规投放新车的问题较为突出

对二线梯队存在切实影响的是运维方面的条例,如“半小时内整改问题的反馈情况”。广州市交委发现整体反馈数量不足四成,小蓝和优拜未能在半小时内整改完毕并及时反馈。

禁投令后被逼下乡?其实下沉战略早已开始

监管收紧后,新玩家不再有反超的机会。一线城市梦碎,三四线城市才是更合理的选择。共享单车品牌早早意识到了这一点,早在禁投令下达前,酷骑、小鸣、优拜、哈罗单车就收缩战力向二三四线拓展,优拜还拟定了海外计划,想要尽早占领空白市场。

“从今年的5月份开始,我们已经不再向一二线市场投放小鸣单车了,将战略重点放到了推进三四五线城市的全境电子围栏布局上面”,小鸣单车CEO陈宇莹在公开信中讲道。

小鸣单车华东区负责人也向媒体透露,小鸣单车已停止上海、杭州的新车投放。目前在一线城市的运营策略是,在维持原有投放量的基础上,做好电子围栏的精细化管理。同时小鸣单车会在三四线城市做新车投放+电子围栏,今年6月,福建龙海市成为全国第一个全城设电子围栏监控共享单车投放的城市。

向三四线城市下沉也有利于小鸣单车推行电子围栏,陈宇莹认为,这些城市是共享单车的空白区域,用户更习惯市政单车的有序停放,用户教育的成本更低。中小城市不希望多品牌进入,同样不希望乱停乱放,与小鸣单车的匹配度较高。

小鸣单车在下沉至三四线城市的同时,还选择了精耕电子围栏作为自己的制胜法宝。同样走城市下沉路线的优拜单车,则为自己设立了出海目标

共享单车最强禁投令:摩拜ofo顶风作案,第二梯队耕作三四线

(猎豹智库发布的周活跃渗透率排名 小鸣和优拜位列第7和第9)

优拜单车CEO余熠在中国企业家论坛中透露,国内的单车投放正在向二三线城市下沉。在余熠看来,共享单车限投令将成为一种趋势,但它并不会对优拜单车产生太大影响,优拜并未将一线城市作为主战场。

尽管国内部分地区的投放已接近饱和,但从全球化的角度来看,仍有很多城市是共享单车真空区域。优拜的出海规划筹备了近半年时间,将于秋季落地。它将首先进入北美地区,余熠认为,自行车从整个产业链来看,每年生产的8000万辆自行车有三分之二用于出口,从产业链和渠道来说,出海机会已非常成熟。海外市场的单车成本约为国内的1.5倍,整体来看比较可控。

与小鸣和优拜相比,哈罗单车逃离一线的态度表露得更早、更明确总部在上海的哈罗单车,在发展之初就绕开了这座城市,走农村包围城市路线,占领长尾市场。在投放之前,公司进行了调研,发现许多小城市对共享单车有着旺盛的需求,宁波、泉州、东营等地都主动邀请哈罗单车入驻。

哈罗单车的成绩在第二梯队中名列前茅,易观分析了2017年第二季度的用户数据,哈罗单车的用户处于快速增长期。

共享单车最强禁投令:摩拜ofo顶风作案,第二梯队耕作三四线

(易观公布的新增活跃用户数排名 哈罗单车位列第四)

根据哈罗单车在7月中旬提供的数据,哈罗单车在杭州投放量达20万,市场占有率为75%,在局部市场上远远超过摩拜和ofo。禁投令发布后,哈罗单车的公关负责人刘伊凡告诉猎云网,“我们投放的城市已经能够满足用户需求,如果禁止投放,哈罗单车会积极配合。”刘伊凡透露,目前单车已覆盖至百余座城市,预计今年年底这个数字将扩张至300,投放500万辆车。

共享单车的战火从一线城市向下蔓延,共享单车的发展模式偏重资产,如能在下沉过程中迅速扎下根来,成为中等都市的头部品牌,这也未尝不是一条好路线。MT BIKE 吕宏认为,单车之战将在1~2年内尘埃落定,届时,每座拥有共享单车的城市会有2~5家品牌入驻,但没有任何一家共享单车会在所有城市中都做到No.1

对于现今存活着的企业来说,三四线城市的机会窗口稍纵即逝。在哈罗单车等品牌埋头扩张的同时,一些二线梯队已呈现出疲软之相。小鸣和酷骑相继被曝“退款难”,两家公司都回应是技术问题。团队方面,酷骑副总裁薛冰离职,小鸣创始团队去年就彻底退出,由A轮投资方接手运营事务。

共享单车最强禁投令:摩拜ofo顶风作案,第二梯队耕作三四线

2016年的一线城市见证了共享单车的疯狂投放,现在各品牌要在全线拓张,城市体量、人口密度、骑行条件和骑行习惯都是不得不考虑的因素。贸然进入骑行需求和支付意愿不高的城市,前方守着的,可能不会是happy ending的完美结局。

热点事件
玩趣集 玩趣集 1年以前
订阅号

合作服务号

熊猴同志交友服务
熊猴技师导航RUSH商城

玩趣集 玩趣集 1年以前
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