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共享单车濒危,298元押金难退回

共享单车已经进入激烈的厮杀阶段,除去摩拜、ofo两大巨头领衔的第一梯队,二三梯队的品牌都处境艰难。而这一次,遭遇退款挤兑的主角变成了酷骑。

又一家共享单车濒危,298元押金难退回

其实,半个月前就有网友在贴吧反应,酷骑单车的298元押金很难退回,官方承诺1-7天退还,但很多人已经申请超过15天。

对此,酷奇在8月30日给出的官方解释是:退款难是由于技术和系统升级等原因导致,预计将在9月份彻底解决。

不过用户并不买账,评论区众口一词指出客服电话打不通,这只是拖延的借口。现在已失民心,再升级系统也无济于事了。

昨天(9月11日),市交通运输文员会约谈酷骑天津负责人,对方答复十分“外交辞令”,没有实质效果。

于是消协发出消费警示,指出酷骑单车近期出现难退押金的情况,已违背诚信,提醒人们谨慎选择共享单车。

又一家共享单车濒危,298元押金难退回

实际上,酷骑单车早在去年11月份就已上线,不过始终反响平平。投放量却不少,在北京就有11万辆。按押金为298元,也就是说,如果注册的用户押金都缴纳成功,仅北京一座城市,押金产生的资金沉淀已超过3000万元。

有离职员工曝料称,高唯伟同时是P2P平台诚信贷CEO,猜测押金难退,很可能是因为被抽走流向了P2P。

对此,网易科技进行了身份上的调查。据天眼查相关工商信息显示,酷骑单车与北京众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信诚时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诚信贷)都有着密切联系,酷骑单车CEO高唯伟同时也是诚信贷CEO。

经调查发现,与酷骑单车关联的P2P公司诚信贷,其前身已被工商列入异常经营名录,而另一家互联网金融平台众牛投资也与酷骑存在关联,涉嫌违规销售信托、资管等理财产品。实地探访发现,该公司官网办公地址是一家堆满杂物的儿童成长营。

又一家共享单车濒危,298元押金难退回

网易科技试图联系采访酷骑单车创始人高唯伟,其公关部表示“高总工作日程非常满”,婉拒了采访。不过,在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高唯伟曾对此解释道,“酷骑和诚信贷都是由我创办,是独立运营的公司,目前没有任何的关联交易和业务往来。”

共享单车,从一开始的纷纷叫好,到如今问题频频,似乎已进入淘汰阶段:

■2017年6月13日,在重庆运营的“悟空单车”由于因单车大量被盗,加上融资困难倒下,其仅仅运营了不足半年。

■2017年6月21日,3Vbike因为丢车严重停止了运营。

■2017年8月初,南京町町单车人去楼空,疑似跑路。199元押金未完全退还。

据悉,已先后有12座城市宣布暂停新增投放共享单车,证明国内市场已趋于饱和,使得第一梯队的共享单车转战海外攻城略地,摩拜和ofo小黄车越风光,二三梯队的共享单车越凄凉。

谁能笑到最后?

热点事件
玩趣集 玩趣集 1年以前
订阅号

合作服务号

熊猴同志交友服务
熊猴技师导航RUSH商城

玩趣集 玩趣集 1年以前
订阅号

自媒体运营攻略
行业经验交流